原标题:美媒:中国赴美小留学生学会独立 更具创造力

中新网1月27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在美国加州阿卡迪亚的一所高中剧院里,安布尔•张(Amber zhang)正和她的同学们一起排练着莫里哀的经典喜剧《吝啬鬼》。

该报引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大家一起说,嘿、嘿、嘿!”阿罗约太平洋学院的指导老师泽奇特尔(Xochitl-Julisa Bermejo)对学生们说到。

安布尔在这部喜剧中扮演一名朝气蓬勃的天真少女,在排练中,她十分投入。“在中国上课的时候,我们肯定都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广州长大的安布尔今年17岁,她是家里的独女,都是医生的父母将她一个人送到美国高中学习。“在中国,可没有这么多的休闲时光。”安布尔说。

据最新统计,有超过2.3万名中国留学生来美就读高中。他们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通过在高中的学习获得进入美国大学学习的更好机会,无疑,在美国获得学位是要付出很大成本的。

这些被称为“降落伞儿童”的小留学生们十分喜欢美国开放式的教育模式,就像安布尔所说,这里的教学让他们变得更具创造力,同时也更加独立。

加州是中国留学生的首选之地,圣盖博洛杉矶郊区的最大华人社区更是十分受欢迎。这里也是阿罗约太平洋学院的所在地。在午休时间,学校的走廊里充满了中国各地的方言,有北京话、上海话,还有广东话。仅仅6年的时间,中国留学生便改变了这所学校的学生群体结构。原来这里只有一小部分中国留学生,而现在中国留学生的比例超过了70%,学校招生办主任罗伯特表示。

“因为学校的规模较小,我们可以根据学生的需要为他们量身打造课程内容”,罗伯特说,学生们学习很努力,课后都会找老师问问题,或是和同学们一起去附近的星巴克上自习。

然而尽管可以避开高考,但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们也希望能够考入美国最好的大学。“要上哈佛、普林斯顿和耶鲁这样的高校才行”,一名校外辅导机构的创始人大卫表示,辅导课的费用虽只是中国留学生来美留学花费的其中一部分,但一年的花费也达到了4.5万美元。

但对于大多数的中国家庭来说,钱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而是与子女的分离。小留学生阿利安娜•孙在每次要和父母说再见的时候,心中都充满了对于未来的担忧。“每次我都会难受两个星期的时间”。

社会学家表示,孤独对于年轻的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年轻的留学生很可能会遇到不良监督的问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社会学家周民(音译)表示。

安布尔•张表示,在她的同学里面还没有人表现出过暴力倾向,但确实有一些同学不做作业,只会玩,并且花父母的钱购买奢侈品。

安布尔的爷爷奶奶是农民和钢铁工人,她的父母总是让她牢记这一点。“我的父母出身贫寒但却非常努力”,安布尔说,“因此,从我懂事起,他们便一直告诉我要努力奋斗”。但这并非意味着安布尔要成为像父母一样的医生,她说,自己的梦想是考入加州大学的电影学院学习导演。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内波山,靠近以色列边界,几千年前摩西登山向西望去,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然而这两个地方的危机和对抗,却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反复。

一点节俭意识都没有的基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会在乎政府大手大脚花钱而认真审查各项财政预算吗?各位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否愿意先把当地召开两会的成本预算节省一些呢?

从2015年4月调任国家统计局以来,王保安在新岗位的任上不足一年,这位被外界认为“重用”“前途看好”的年轻部级干部,匆忙以这种方式谢幕,令许多人猝不及防。

这是北京,是首都啊!这是一记耳光,打在北京、打在首都的脸上,却是痛在百姓自己的心里。北京的每一个窗口,都不只是行业的治理窗口,更是整个北京、首都,乃至整个中国的治理窗口。这个窗口都亮不起来,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能亮堂起来么?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